你一定是我的

你大概会属于我

‖糖鸡‖ 似鸟

2k7 一发完结🌻
贴身(…)侍卫其×小王爷旻🌸
HE🍃
开始的女孩就只打酱油(˵¯͒⌢͗¯͒˵)

她愚蠢透顶了吧。
朴智旻紧了紧身上的狐裘,不理会身旁两人。
女子还在哭,眼泪哗啦啦掉在中年男子脸上,抽噎着嚷着爹爹别死。

他袖手旁观着,仿佛看不见生离死别。

好心人,你救救我爹吧。女子垂着泪跪在他面前。朴智旻四下张望,这才知道她在唤他。

我?

朴智旻扯下狐裘,看着女子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得,分明是这裘衣才能救你爹。江湖骗子父女,朴智旻不想理会他们,也不愿将唯一保暖的衣服和值钱的东西给他们。

不如我帮你爹看看。
朴智旻又把狐裘披上去,凑近了躺在地上无故呻吟的中年人。父女都愣了愣不知所措。

他装模作样地掀起男子眼皮,又按按人中,鼓捣半会下了定论:你爹这病有些严重啊……估计得换血才能得救。
少女脸刹那间白了,支吾着说不出话。
他觉着有趣,想继续说些吓人话。
不等他继续逗弄下去,小屋外传来了勒马声音,朴智旻懒洋洋地抬头,看见身材颀长面貌昳丽的男人立在摇摇欲坠的茅草门前。

我得走了。
朴智旻轻叹。在女子诧异的眼光下他起身,狐裘又从他肩上滑落下去。他啧了一声,把裘衣扯下扔到女子怀里。
少女稳稳当当接住了令她眼冒金星的高贵衣裳。

借你的。以后得还。朴智旻走到闵玧其跟前又回头对少女说。“我会来催债的。你爹真的有病吧,卖了看病吧。”
女子吞了口口水,眼圈泛红。

——

闵玧其,你一人来的?
回小王爷,正是。
闵玧其声音温和,似乎丝毫不因他逃离王府的距离又有了突破而恼怒。
朴智旻倚在闵玧其怀里,十五少年郎和弱冠男子同骑一匹马,紧紧相贴倒是不挤。

如此正好 。

“小王爷,要现在就回去吗?”脑袋顶上传来询问。朴智旻沉思片刻,笑答道:“既然你问了,那就去你要去的地儿吧。”

闵玧其愣了愣,也笑了:“是。”

可还是沿着回府上的路走的啊。虽然只是绕了几个小弯道,大致路线倒没怎么变。不过路走的那么窄,马匹也开始碎步起来,一颠一簸激起他睡意。
眼睛半睁半眯间他把头靠在闵玧其胸膛,喃喃:“闵玧其,去哪里啊。”
闵玧其总是耐着性子,把他声音柔化成水再对自己说话。
“去我想带你去的地方。”

朴智旻意识朦胧着想,那我们得去多少地方啊。
是闵玧其唤他他才睁开眼的。朴智旻揉揉惺忪的眼睛,蓦地被眼前之景所吸引。
那是怎样一片绚烂馥郁的桃花林啊。他们与那林隔着一条小溪,上面坐落几块可以踩踏的岩石,生长着墨绿的青苔。朴智旻眼里全是对岸的桃林。

现今正是初春,余寒未退,昨夜他在茅草屋和阿米将就对坐了一夜,天蒙蒙亮闵玧其找来的,不知在他睡过去时赶了多久路。

此刻日光正亮,稍稍转暖,明媚春光映照对面桃树延伸百米,竟显得如梦似幻,仿佛对岸即是彼岸刹那就会幻化成风。

闵玧其飞身下马,半搂着朴智旻下来,护着他走到小石潭边。“要过去吗?”
朴智旻怔怔地看他,转瞬勾起笑:“要。”

他轻巧地踏过参差不齐的砖石,落到岸边。情不自禁地赞叹:“闵玧其,你倒是知道些漂亮地方。”闵玧其一直跟在他身后,听见朴智旻毫不掩饰的开心,也轻挑嘴角。

朴智旻亦步亦趋到桃树下立着,才发现这桃树竟不是一般的高大粗壮,没有几十年断然不能长成这样。他啧啧称赞,小心翼翼地抚摸粗糙的树干,纤细修长的手指来来回回地摩挲着。

闵玧其靠他很近。朴智旻早已习惯了这种远远超过侍卫保护距离的亲密。他转头甚至就能与闵玧其眼神接触,微微抬头就能靠在他肩上。

“不说为何带我来吗?”朴智旻干脆地抬头了,这样就真的是把头放在他肩上,整个人都倚在他怀里。

闵玧其不言说,却伸手怀在朴智旻腰际。很简单的动作在少年敏感的身体看来却放大数倍。
他平时裹着狐裘皮衣,里头衣裳穿的本就不多,春日近了才减了衣服。闵玧其手心的温度隔着丝绸布料朴智旻皮肤似乎全都能接纳这触感。

少年脸倏地红了。闵玧其凝视他的眼神真是太温柔了。他吃不消。平日这家伙就没大没小的,无视贵族尊严地批评他,无视侍卫准则地还偏私他。兴许是图谋不轨吧。
朴智旻怎么会不知道呢,可他偏生容忍,偏生将就。

少年像是想通了,憋足了劲更往闵玧其怀里挤。他嚣张跋扈地瞪闵玧其,反倒看见长他几岁的少年郎终日波澜不惊的眸中含着零星笑意。

“上次小王爷离家二十里,是跟着金泰亨回来的。”闵玧其不再看他,反而抬头放空了眼。
朴智旻转念回想起上次确实跑了二十里,被休沐回府的金泰亨撞见,被求着领了回去。

他大概知道闵玧其的意思。

“这里是上次去找你时以为你要走三十里,找远了偶然看见的,所以想着等小王爷进步到三十里时来这里。”他语气平平,水墨铺就的眉眼弯弯,像是在回忆有趣的往事。

“但我很不服气,竟然有人先我一步找到你。”他话锋一转,竟是绕到这上头来了。

朴智旻哭笑不得:“是泰泰来找我刚好撞见我,大街上差点哭给我看求我我才回去的。”
“……”
闵玧其被真相惊到,挑着眉噎了半晌没说出话。

“你瞧,我这次跑出五十里,也还是你找到我啊。”朴智旻也眉眼弯弯,努力地用安抚的语气说。

他清楚地看见搂他的少年眉眼舒展,欢欣漾满眼眸。下一瞬,他清楚看见白日晴空万里,桃花花瓣随春风飘舞。

他被闵玧其拥抱住了。

“那若是今日金泰亨先找到你,你会跟他回府吗?”
“不会的。”上次急着回去还有一个原因是,那天是柾国儿生辰他和金泰亨得去皇宫,否则金泰亨在大街上上吊他都不会走的。金泰亨成天想着那个兔子弟弟。

“那从今以后,除了我谁找到你都别和他们走好吗?”
拥住他的人也许现在心情愉悦,语气中显而易见的轻快,也带着些悬在半空踌躇犹豫。
“允。”

“等我来了,再跟我走?”

“允。”

闵玧其终于把眼睛停在他脸上了,朴智旻突然对自己容貌不够自信了,心虚的挺直腰板。
他松开怀抱,深深地看了朴智旻一眼,含情脉脉地吻上他的唇角。

那一刻朴智旻耳边响起轻柔春风吹拂之音,桃花绿叶纠缠不息的沙沙作响,溪水冲刷石块,奔向远方的流水声。
还有,就是难以描述的心脏跃动的声音。清晰的有力的跳动着,一声一声,愈演愈烈,盖过其余一切。

但于闵玧其而言,嘴唇相碰的声音是心间石头落地的声音。
不是落地,是被朴智旻稳稳当当的,揣进了怀里。

他们唇齿交融得难舍难分,朴智旻张开嘴任他温柔掠夺。闵玧其也许太疼他了,甚至不敢使劲地,轻盈地顶他的牙齿,吮他的舌尖,摁着他后脑勺的力气都是温柔的。
很舒适,很令人着迷。

停下来时朴智旻腿软得站不稳,膝盖一弯直接倒在闵玧其身上。闵玧其笑着揽紧了他就着桃树坐下,盘腿把朴智旻圈进他的领地。
朴智旻不说话,还在喘气,不好意思不停喘气,只好慢悠悠地舒长气。他把头埋在闵玧其胸前,看见闵玧其侧头竟然吐出一片粉嫩的桃花花瓣。

那是闵玧其吻他之前风吹过他唇边时沾到的。

朴智旻蜷着身子羞怯得忽然不想看闵玧其了。闵玧其却不然,把他安放好靠在他身上,两只手捧住朴智旻的脸欺身再次吻他。
不似刚才那么绵长,不过伸舌在他嘴里卷了一圈,像缔结了不可明说的契约便退了出来。

朴智旻怒气冲冲的终于打算骂他了。闵玧其却轻飘飘地开口。

“小王爷,我心悦您。”

七字一句,醍醐灌顶。
却足以令少年脸颊再次滚烫了

F.I.N.
(*ˊᗜˋ*)/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