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是我的

你大概会属于我

明天开始每天都不浪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耍但是不能只耍手机 要追星不能只耍微博 要写作业不能只听作业帮 TT冲鸭啊啊啊啊啊啊

拍摄的时候才比较乖嗷

做你的女朋友  为你泡泡茶

双向暗恋真的现实有吗有吗有吗

今天也在大三角中寻找着轰出only的粮quq明天还是画画吧

好气啊啊啊啊啊补小英雄补完了 现在掉坑来得及吧

‖糖鸡‖ 似鸟

2k7 一发完结🌻
贴身(…)侍卫其×小王爷旻🌸
HE🍃
开始的女孩就只打酱油(˵¯͒⌢͗¯͒˵)

她愚蠢透顶了吧。
朴智旻紧了紧身上的狐裘,不理会身旁两人。
女子还在哭,眼泪哗啦啦掉在中年男子脸上,抽噎着嚷着爹爹别死。

他袖手旁观着,仿佛看不见生离死别。

好心人,你救救我爹吧。女子垂着泪跪在他面前。朴智旻四下张望,这才知道她在唤他。

我?

朴智旻扯下狐裘,看着女子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得,分明是这裘衣才能救你爹。江湖骗子父女,朴智旻不想理会他们,也不愿将唯一保暖的衣服和值钱的东西给他们。

不如我帮你爹看看。
朴智旻又把狐裘披上去,凑近了躺在地上无故呻吟的中年人。父女都愣了愣不知所措。

他装模作样地掀起男子眼皮,又按按人中,鼓捣半会下了定论:你爹这病有些严重啊……估计得换血才能得救。
少女脸刹那间白了,支吾着说不出话。
他觉着有趣,想继续说些吓人话。
不等他继续逗弄下去,小屋外传来了勒马声音,朴智旻懒洋洋地抬头,看见身材颀长面貌昳丽的男人立在摇摇欲坠的茅草门前。

我得走了。
朴智旻轻叹。在女子诧异的眼光下他起身,狐裘又从他肩上滑落下去。他啧了一声,把裘衣扯下扔到女子怀里。
少女稳稳当当接住了令她眼冒金星的高贵衣裳。

借你的。以后得还。朴智旻走到闵玧其跟前又回头对少女说。“我会来催债的。你爹真的有病吧,卖了看病吧。”
女子吞了口口水,眼圈泛红。

——

闵玧其,你一人来的?
回小王爷,正是。
闵玧其声音温和,似乎丝毫不因他逃离王府的距离又有了突破而恼怒。
朴智旻倚在闵玧其怀里,十五少年郎和弱冠男子同骑一匹马,紧紧相贴倒是不挤。

如此正好 。

“小王爷,要现在就回去吗?”脑袋顶上传来询问。朴智旻沉思片刻,笑答道:“既然你问了,那就去你要去的地儿吧。”

闵玧其愣了愣,也笑了:“是。”

可还是沿着回府上的路走的啊。虽然只是绕了几个小弯道,大致路线倒没怎么变。不过路走的那么窄,马匹也开始碎步起来,一颠一簸激起他睡意。
眼睛半睁半眯间他把头靠在闵玧其胸膛,喃喃:“闵玧其,去哪里啊。”
闵玧其总是耐着性子,把他声音柔化成水再对自己说话。
“去我想带你去的地方。”

朴智旻意识朦胧着想,那我们得去多少地方啊。
是闵玧其唤他他才睁开眼的。朴智旻揉揉惺忪的眼睛,蓦地被眼前之景所吸引。
那是怎样一片绚烂馥郁的桃花林啊。他们与那林隔着一条小溪,上面坐落几块可以踩踏的岩石,生长着墨绿的青苔。朴智旻眼里全是对岸的桃林。

现今正是初春,余寒未退,昨夜他在茅草屋和阿米将就对坐了一夜,天蒙蒙亮闵玧其找来的,不知在他睡过去时赶了多久路。

此刻日光正亮,稍稍转暖,明媚春光映照对面桃树延伸百米,竟显得如梦似幻,仿佛对岸即是彼岸刹那就会幻化成风。

闵玧其飞身下马,半搂着朴智旻下来,护着他走到小石潭边。“要过去吗?”
朴智旻怔怔地看他,转瞬勾起笑:“要。”

他轻巧地踏过参差不齐的砖石,落到岸边。情不自禁地赞叹:“闵玧其,你倒是知道些漂亮地方。”闵玧其一直跟在他身后,听见朴智旻毫不掩饰的开心,也轻挑嘴角。

朴智旻亦步亦趋到桃树下立着,才发现这桃树竟不是一般的高大粗壮,没有几十年断然不能长成这样。他啧啧称赞,小心翼翼地抚摸粗糙的树干,纤细修长的手指来来回回地摩挲着。

闵玧其靠他很近。朴智旻早已习惯了这种远远超过侍卫保护距离的亲密。他转头甚至就能与闵玧其眼神接触,微微抬头就能靠在他肩上。

“不说为何带我来吗?”朴智旻干脆地抬头了,这样就真的是把头放在他肩上,整个人都倚在他怀里。

闵玧其不言说,却伸手怀在朴智旻腰际。很简单的动作在少年敏感的身体看来却放大数倍。
他平时裹着狐裘皮衣,里头衣裳穿的本就不多,春日近了才减了衣服。闵玧其手心的温度隔着丝绸布料朴智旻皮肤似乎全都能接纳这触感。

少年脸倏地红了。闵玧其凝视他的眼神真是太温柔了。他吃不消。平日这家伙就没大没小的,无视贵族尊严地批评他,无视侍卫准则地还偏私他。兴许是图谋不轨吧。
朴智旻怎么会不知道呢,可他偏生容忍,偏生将就。

少年像是想通了,憋足了劲更往闵玧其怀里挤。他嚣张跋扈地瞪闵玧其,反倒看见长他几岁的少年郎终日波澜不惊的眸中含着零星笑意。

“上次小王爷离家二十里,是跟着金泰亨回来的。”闵玧其不再看他,反而抬头放空了眼。
朴智旻转念回想起上次确实跑了二十里,被休沐回府的金泰亨撞见,被求着领了回去。

他大概知道闵玧其的意思。

“这里是上次去找你时以为你要走三十里,找远了偶然看见的,所以想着等小王爷进步到三十里时来这里。”他语气平平,水墨铺就的眉眼弯弯,像是在回忆有趣的往事。

“但我很不服气,竟然有人先我一步找到你。”他话锋一转,竟是绕到这上头来了。

朴智旻哭笑不得:“是泰泰来找我刚好撞见我,大街上差点哭给我看求我我才回去的。”
“……”
闵玧其被真相惊到,挑着眉噎了半晌没说出话。

“你瞧,我这次跑出五十里,也还是你找到我啊。”朴智旻也眉眼弯弯,努力地用安抚的语气说。

他清楚地看见搂他的少年眉眼舒展,欢欣漾满眼眸。下一瞬,他清楚看见白日晴空万里,桃花花瓣随春风飘舞。

他被闵玧其拥抱住了。

“那若是今日金泰亨先找到你,你会跟他回府吗?”
“不会的。”上次急着回去还有一个原因是,那天是柾国儿生辰他和金泰亨得去皇宫,否则金泰亨在大街上上吊他都不会走的。金泰亨成天想着那个兔子弟弟。

“那从今以后,除了我谁找到你都别和他们走好吗?”
拥住他的人也许现在心情愉悦,语气中显而易见的轻快,也带着些悬在半空踌躇犹豫。
“允。”

“等我来了,再跟我走?”

“允。”

闵玧其终于把眼睛停在他脸上了,朴智旻突然对自己容貌不够自信了,心虚的挺直腰板。
他松开怀抱,深深地看了朴智旻一眼,含情脉脉地吻上他的唇角。

那一刻朴智旻耳边响起轻柔春风吹拂之音,桃花绿叶纠缠不息的沙沙作响,溪水冲刷石块,奔向远方的流水声。
还有,就是难以描述的心脏跃动的声音。清晰的有力的跳动着,一声一声,愈演愈烈,盖过其余一切。

但于闵玧其而言,嘴唇相碰的声音是心间石头落地的声音。
不是落地,是被朴智旻稳稳当当的,揣进了怀里。

他们唇齿交融得难舍难分,朴智旻张开嘴任他温柔掠夺。闵玧其也许太疼他了,甚至不敢使劲地,轻盈地顶他的牙齿,吮他的舌尖,摁着他后脑勺的力气都是温柔的。
很舒适,很令人着迷。

停下来时朴智旻腿软得站不稳,膝盖一弯直接倒在闵玧其身上。闵玧其笑着揽紧了他就着桃树坐下,盘腿把朴智旻圈进他的领地。
朴智旻不说话,还在喘气,不好意思不停喘气,只好慢悠悠地舒长气。他把头埋在闵玧其胸前,看见闵玧其侧头竟然吐出一片粉嫩的桃花花瓣。

那是闵玧其吻他之前风吹过他唇边时沾到的。

朴智旻蜷着身子羞怯得忽然不想看闵玧其了。闵玧其却不然,把他安放好靠在他身上,两只手捧住朴智旻的脸欺身再次吻他。
不似刚才那么绵长,不过伸舌在他嘴里卷了一圈,像缔结了不可明说的契约便退了出来。

朴智旻怒气冲冲的终于打算骂他了。闵玧其却轻飘飘地开口。

“小王爷,我心悦您。”

七字一句,醍醐灌顶。
却足以令少年脸颊再次滚烫了

F.I.N.
(*ˊᗜˋ*)/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糖鸡正泰‖ 仅一天

1k3短打🎉
  校园小年轻谈恋爱日常💕
HE✨
YM是从1开始哒(●'◡'●)ノ❤
KVpart从12开始吼🐰🐯

1,

今天朴智旻是值日生。

一大早就离开寝室去做卫生了。好烦哦,眼睛都睁不开的。

为什么金泰亨昨天不擦掉数学老师留在黑板上的爱的痕迹啊。偏要留到今天他来做,朴智旻勤勤恳恳地擦着黑板,履行着今天的职责。

2,

擦完黑板之后朴智旻在讲台上玩黑板擦,其他人还没来,他耍使了吃奶的劲在讲台上砸黑板擦,把粉笔末全部扑在讲台上。

突然朴智旻听见一声轻笑,他颤栗地抬起头。

好烦哦,果然是他的清洁委员。

3,

朴智旻被吓着了,黑板擦顺着手滑下去,再一次砸在讲台上激起一阵粉笔灰,他着急的去捡那个烦人的黑板擦,鼻子急着呼吸吸进去一股子粉笔灰。

“咳咳咳咳!”朴智旻捂着鼻子呛着了,鼻子痒痒的喘不出气。场面尴尬的要死。他顺着蹲下去,把自己藏在讲桌后面。

好烦哦,为什么在闵玧其面前这么怂啊。

4,

闵玧其走到前面来例行检查卫生。修长的手指弯曲扣击讲桌,粉笔灰又被激起。

“要擦干净。”

朴智旻愤恨的站起来把抹布抓在手里把讲台囫囵擦了一遍,潇洒的扭头去洗抹布。留下闵玧其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轻笑。

往厕所跑去洗抹布的男孩悄悄地嘟起嘴。

好烦哦,为什么要来挑他的刺啊。

5,

多亏了闵玧其,方老师今天来教室上课并没有让值日生再去洗抹布了。朴智旻忘不了昨天金泰亨抓着抹布灰溜溜地出教室洗抹布的样子。

6,

课间操大家都下去做操了。朴智旻真是庆幸今天没有下雨,他才不想在大家的注目礼下一桌一桌发课间餐。

但是好烦哦,为什么清洁委员也要留下来啊。

金泰亨明明伤了腿可以留下来,偏偏要缠着那个特别可爱的来检查课间操留在教室的学生会学弟去楼下买碳酸饮料。

哇!那个可爱的小学弟还跟着他一起去了!还扶着他!烦!

现在教室里只有他跟闵玧其了呀!

7,

教室纵使在六楼,窗户却面朝操场。课间操场更是汇集初中高中生一起放运动音乐跑操。

嘈杂喧闹,却热情洋溢。

朴智旻开始从第一排发课间餐,一桌一桌缓慢地移动着,眼睛不停地偷瞄着坐在另一边黄金地段正在写作业的清洁委员。

慢悠悠地发到闵玧其那里,他不好直接把蛋糕放在闵玧其桌子上,便伸手想递给他。结果闵玧其摆手竟然说不要!

朴智旻一撇嘴直接路过闵玧其没多一句话。

8,

又发了两个,朴智旻蓦地停下来,才觉得自己似乎触了雷,从他身后传来的源源不断的怨念隔着几排都感受得到。

好烦哦,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智旻。”

朴智旻嘴角不可抑制地扬了起来。

9,

朴智旻是值日生,他心里有想法,但他遵守岗位,他就是不说。

偏要挨着发完了点心。

这才看见闵玧其黑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朴智旻只觉得这人屁事多,除了隐隐有些莫名的受用。

奇怪的心绪让他还是捧着个点心献宝似的放在他面前,“您多少赏个脸吃点?”

闵玧其抬起眼睛懒散的看着他。

朴智旻顶着炙热的视线抬不起头,只好埋着脑袋瓜傻愣愣地等着他拿走那块点心。闵玧其果然还是赏脸了。拿过学校粗制滥造的点心咬了一口机械地咀嚼吞下。然后把剩下的点心又放回朴智旻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上。

???

朴智旻从来不吃学校又油又腻的点心。

那天他吃了两块。把他向来都是扔掉的那块也吃了。

会不会长胖啊??

10,

伺候闵大爷吃完点心,朴智旻挺着有点腻的胃去写黑板。

好烦哦,为什么珍哥要把这种写语段的任务交给他啊?朴智旻握着粉笔头犯了愁。半天写了一句感觉写歪了。擦掉,重新写。哇靠,这字怎么这么小!

好烦哦。闵玧其肯定在看着自己笑。

朴智旻垂着头微微嘟嘴嘀咕着。结果那人都站在了自己旁边朝他伸手。朴智旻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小手放在向他伸出的掌心上。

“……”

“!!!错了!”朴智旻手猛地抽回来把粉笔往他手里一塞跳下了讲台。

啊,他想跟那个大爷牵手手。

朴智旻偷瞟了眼闵玧其,后者唇角勾着微不可察的弧度望着他,手仍然向他伸着。

11,

那天闵玧其左手牵着朴智旻的小手,右手握着粉笔听朴智旻一字一句背语段写完了他最心猿意马的一次黑板。

操场已经在放集合音乐了,不远的楼梯口逐渐传来嘈杂的人声,一定是性子急的男孩比赛着往教室冲。

朴智旻急了,甩他的手,闵玧其不满地瞪他。“哥你松开啦!同学们要回来了!”

闵玧其挑眉,颇有些得意地把男孩脸红扑扑的样子记下来。随即轻轻把小孩拽过来在他脸颊印下了个吻。吻毕轻飘飘地回到自己座位翻书,正常专注地像什么都没发生。

朴智旻自己在讲台上蹲着直到同学们回来完了要课前朗诵了金南俊把他拖到边上才捂着脸溜回座位。闵玧其专心地听朗诵,余光看见连耳尖都红完了的小孩,嘴角抑制不住上扬。

12,

金泰亨还真是只顾着眼前的忘了还有上课那么回事。

他装成个瘸子,被田柾国扶着下楼,不坐电梯,非要人家架着他走楼梯。

田柾国的迷惑写在脸上,金泰亨还要昧着良心说这是帮助恢复。

顺便和你多呆一会。

13,

注意这个兔子学弟也有那么久了。从第一面铁面无私记他逃课,到后来碰见他在学校后庭院墙后跟人干架,他一个人出来时冷淡神情。

不明不白的,眼神就追着人家。

不明不白的,他刷学弟的校园卡买了一听可乐和曼妥思。

学弟没说什么,还是笑得温润可爱露出两颗兔牙:“就是我请学长啊。”

金泰亨回他了一个毫无保留的笑容。

14,

金泰亨嘴里包着冰冻可乐,一边递给田柾国一颗曼妥思。田柾国顿了顿,低头就着金泰亨的手把曼妥思吃进嘴里。

柔软的嘴唇不经意擦过金泰亨的手,稍纵即逝的触感挠得金泰亨心痒。

“柾国啊,我们到那去坐一下怎么样?”

“那里”是学校位于二楼平台正中间的两阶楼梯中间拐角,狭窄却容得下七八个人挨着坐,偏偏四面八方的角度都看不见里面的人。

可以说是顶风作案的好地方了。

但偶尔也经常有老师巡查。

15,

他们挨着坐在一起。

金泰亨不是怂人,偏头就撞在田柾国嘴上。

他跟田柾国在学校大楼梯拐角交换了可乐和曼妥思味的吻,不能否认他有种作恶的快感,但是他那颗心脏真的是要跳出胸腔了。

本以为这个小学弟该红着脸蛋抗拒然后在小本子上给自己记个十次逃课的。

可田柾国就那么一动不动地接受了他毫无章法纯粹是给他擦嘴的亲吻。

16,

金泰亨不是怂人,可他怂了。感情田柾国要闹哪样!!

结果田柾国在他转身准备逃走时一个用力就把脚底抹油的金泰亨拉回来,不顾金泰亨错愕的眼神在他额发间蜻蜓点水地啄吻了两下。

“泰亨学长,没下次了”

说着这学弟把自己头上的帽子取下来扣在了金泰亨头上,自己慢悠悠地转出去回教室,到楼梯口时还不忘给偶然经过那里的教导主任问好。

金泰亨看见那讨喜的小子笑得礼貌又乖巧,一点不像是刚才顶风作案跟不良学生打啵的男孩。

金泰亨摸着被亲吻的位置叹气,这死小子,其实狡猾得很嘛。

“金泰亨你怎么还不滚回去上课!!”

还没来得及深层次想想小学弟的话的意思金泰亨就被自己班主任兼教导年级主任吼地眼睛发花,只好装成小瘸子一瘸一拐地走到唯一的工人用电梯那去。

迟到地理所当然。

“老师我上厕所脚不行啊!”金泰亨笑得龇牙咧嘴,单脚跳回了座位。

13,

还没好好回忆一下碳酸饮料的吻的味道,就被异样的发小同桌吸引过去。

“鸡米妮咋了?你身上一股罪恶的课间餐味。”

朴智旻还趴在桌上,腾出一只手去打他,“你喝碳酸饮料你有理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装成瘸子逃避课间操去撩小学弟!”

emmmmm……

金泰亨没话说了。

于是心照不宣地笑笑。两人默契地不去问彼此脸上的红晕。

13,

今天一整天,都是好天气啊。

F.I.N.
(*Ü*)ノ☀